雅受|潔癖雅攻|頭像by門牙君
……輕微社障。

[櫻葉] 就是只愛著你。

*櫻葉.短篇
*世紀之吻兩週年賀文&凱醬生賀❤





『吶,相葉ちゃん,我喜歡LEADER哦。』
『是嗎。』
『所以我們交往好不好。』
『···什麼?』





樂屋,大家都在做著自己的事情──

二宮在打電動,大野埋頭於紙粘土中,松本在看手機,相葉邊看漫畫邊大小,櫻井則是被報紙遮住了臉。偶爾相葉放下漫畫伸了個懶腰,順便還看了看二宮那認真的側臉。有時櫻井從報紙的角落微微探出頭來,偷偷瞄了一下大笑著的相葉,沒注意到自己一臉的寵溺。

一切都是那麼的和諧,一切都是那麼的平靜,絲毫沒有變化。直至某天聚餐,帶著醉意的大野做了件爆炸性的事情──

眾目睽睽之下大野吻了二宮。

更爆炸的是,二宮沒有推開,倒是閉上了眼睛,任由大野的舌頭在自己的口腔裡面胡作非為。纏綿了好一會兒才放開,二宮有點鄙視地看著大野,「公眾場合給我注意點······」臉上卻紅得厲害,也許是舌吻的原因、又或許是酒精的關係。

櫻井留意到相葉的手緊緊的抓著褲子,原本就沒什麼肉的他這麼一抓緊,手上的骨更是顯得突出。左手拿著酒杯一口口喝著,故意不去看大宮二人,櫻井看到相葉的牙齒把杯邊咬得好緊,也未至於咬破,但是櫻井能感受到那力度。

沒有人注意到的小細節、相葉隱藏的心情,一切都被櫻井看在眼內。

「誒?」最先說話的是松本,他還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不只是他,還有櫻井、和相葉,只是不出聲罷了,有人問出來當然是好事。二宮和也被親了之後竟然叫大野智注意點所以是親習慣了嗎還是怎麼樣──···

突然的大野就呼呼的笑了出聲,「我和NINO在交往噢。」接著又是一堆清脆的笑聲,然後二宮順手的巴了他一下頭。看著一臉驚訝的松本,大野這才想起,「嗯?我還沒說嗎?」得來的回應只有松本的搖搖頭。

所有的交流只僅限於大野和松本,二宮有點累了就趴在桌子上靜靜的聽著。對面的櫻井和相葉一直沒說話,櫻井的注意點只有旁邊一直灌酒的相葉,一杯過後又一杯,管他呢,反正付錢的又不是自己,相葉這一刻只是想發洩一下情緒罷了。

莫名的,向來酒量就不怎麼好的相葉今天喝了好多杯,頭腦依然還是清醒的。歎氣,相葉趴在桌子上,灌醉自己有這麼難嗎。純粹想忘記一些不愉快而已。想著想著就睡著了,聽著吵雜的聲音有點暈。





相葉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和團友們道別過後,相葉揉著眼睛有點跌撞的走著。來了一部計程車,相葉剛想進去,櫻井就把他拉到了自己的車上,相葉問何解,櫻井說是不放心,要是司機把他載到哪一個地方然後對他什麼什麼的那怎麼辦,尸體都找不到怎麼辦,雖然誇張了點,可是不排除有這樣的可能性,櫻井想著想著就怕了。呸呸呸──馬上就被相葉駁回。

在那之後相葉就沒再說過一句話,都是櫻井先說話。
──今天怎麼了? 
──嗯?沒事啊。
──那怎麼一直喝酒。
──就、喝著喝著酒停不下······
什麼停不下都是騙人的,相葉自己清楚,櫻井也懂,只是問問,想知道相葉會不會如實說出來。

雖然相葉一直隱藏,櫻井又怎麼會看不出。平時的互動、還有那不一樣的眼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相葉是喜歡二宮的。

喜歡上二宮不是很久的事,也不是最近的事情,時間談不上了,相葉也記不清楚到底自己是什麼時候陷進去的。只是在無意中就發現自己對二宮是無比的在意,在意他做的事情,在意他的小動作,甚至是臉上的表情都會在意。看起來和怪叔叔無異吧,可是戀愛就是這樣相葉又能怎麼辦。

因為很愛二宮,因為很在意他,所以今天看到二宮被大野吻上而且不反抗,才會如此的心疼。



櫻井又何嘗不是,喜歡相葉這麼久了,一次告白都沒有,因為他看到相葉眼裡面只有二宮。但是他還是盡可能的接納著,一貫的溫柔地對待著相葉,他只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進入他的眼裡,不做戀人也沒關係。

趁著等路燈的空閒,櫻井還是不忙扭過頭看了相葉好幾眼,眼睛中帶著愛意、也帶著悲。





「吶,相葉ちゃん,我很喜歡LEADER哦。」這是一進到相葉家門口後,櫻井說的第一句話。

「是嗎。」相葉已經無力去管。

「所以我們交往好不好。」

「···什麼?」

相葉有點反應不過來,組織一下,櫻井翔喜歡大野智,然後是櫻井翔向自己要求交往···?!腦子完全轉不過彎,「可是你不是喜歡LEADER麼···?」

櫻井不慌不忙的解釋,「是啊。我們喜歡的人在一起了,所以我們在一起這才對吧?」其實櫻井內心很慌,他不擅長在相葉面前說謊,因為相葉會相信,罪惡感就會浮出來。不過這次表現得這麼淡定,櫻井還是在自己心裡面默默地稱讚了一下自己的演技真不是蓋的。

歪了歪頭,好像是這樣對吧。相葉瞇著眼看著櫻井,不直接回答他的要求,「吶,翔ちゃん。」換來的回應是濃濃的鼻音。「我能依靠你麼?」

櫻井看了他一眼,然後重重地點了一下頭。相葉與他對望,然後伸出雙手,櫻井直接走過去抱著他。把頭靠在櫻井的肩膀上,一開始還是啜泣著,在櫻井慢慢掃著他的後背的時候就直接哭出聲音來了。

此刻,相葉也只是想要個能依賴的依靠,僅此而已。





在那之後彼此都沒有提過櫻井那次提出的要求,然而相葉搬了過去和櫻井同居。團員問起,也只是淡淡的帶過。

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櫻井對相葉的關心卻比以前更多,私底下櫻井還會對相葉擁抱等親密的行為。相葉讓他抱,可是他搞不懂,櫻井既然不是真的喜歡自己的話,何必對自己這麼好,他們只是名義上的交往罷了。

然而相比起櫻井,相葉更在意的是二宮。樂屋裡櫻井和自己做出各種親密的動作,二宮都視而不見,就算看到了,也只是回了句「你們倆要放閃回家放啊」。完全是對自己和櫻井交往了這個事實毫不在意。這麼一來的話,自己和櫻井假裝交往又有什麼意義···,一開始的目的也純粹是想要知道二宮對自己的心意不是嗎。



可是不想分開。
相葉被自己的這個念頭嚇到了。



近日來,櫻井漸漸發現相葉對於自己的親密行為時冷時熱。苦笑了一下,他又有什麼去管的資格。反正相葉喜歡的一直都不是自己,是自己對他過分親密了吧,又或許是相葉發現了自己的意圖。是時候要結束了吧。

「相葉ちゃん,我有事要跟你說。」趁著樂屋剩下櫻井和相葉兩人,其他人都出去了,櫻井決定要在這個時候跟他說。

「嗯?」

輕輕把手放在相葉的後腦上,櫻井順勢吻了上去,看似溫柔,其實是激烈的纏綿。相葉沒有任何反應,呆呆的張開了嘴。直到缺氧,才反應過來,要推開啊。

溫柔的拍了拍相葉的頭,然後櫻井站了起來,「我們分手吧。···應該是說,不要再以交往的身份在一起了。」我們從來沒有交往過,「努力去追NINO吧,總有一天會被你打動的。」櫻井走到了門口,留下了愣著的相葉,也留下了一句,「我一直喜歡的都是你。」

明白了,什麼都解開了。為什麼櫻井會對一個名義上的戀人這麼好──

自己流汗的時候拿著小手帕就要擦上去,見自己有點抗拒才尷尬地遞上手帕;自己看著看著劇本睡著了,會把自己抱上床,順便還貼心地蓋好被子;在家裡吃飯,櫻井煮的全是跟隨自己的口味······

──因為櫻井喜歡的人是自己。

一開始毫無感覺地在一起,之後突然告白再分開,無論如何相葉都認為帶著一副嬉皮笑臉去繼續粘著櫻井跟他說我們兩個還是好朋友是件沒可能的事情。

滿腦子都是櫻井對自己的好、滿腦子都是他對有意無意的觸碰、滿腦子都是他抱著自己的時候帶來的安心感···滿腦子都是櫻井翔。

還在因為這個事實而發著愣的相葉,聽到工作人員一聲呼喚才回過神來。是時候要去拍VS了。





保齡球PART──

「我印象中你沒有擊倒過紅瓶啊。」
是啊是啊沒有啊那有怎麼樣。

「不,好像是你沒有吧。」
比起我你不是更加沒有麼,故意要吵架的對不對。

「抱歉我們的關係不好。」
櫻井翔你這句什麼意思,不是說喜歡我的麼!

本來心情異常糾結,現在櫻井這麼一說,怒氣什麼的全湧上來了。不知道哪裡傳來一句「還以為吵架之後會接吻呢」,相葉決定,實行!轉過櫻井的身子,隨便說了幾句,然後直接吻了上去。顯然相葉完全沒有留意到櫻井那又驚又喜的樣子,攝影師捕捉到了,櫻井微微瞇著眼睛那個享受的樣子。

坐在台下的二宮嘴角的弧度更彎了,自己的團發生什麼事情打著電動的他還是看得最清楚,沒有親眼看到也感受得到。笑得一臉甜蜜蜜,天知道他腦子裡面又裝著什麼鬼主意。

只是一回到休息室就跟相葉說了句「我們交往吧」,反射弧短如相葉雅紀表示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直至二宮拍了拍他的頭再問了一次「我們交往好不好」相葉這才反應過來。當時的反應是──

搖頭。

二宮笑得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櫻井則是一臉懵然。二宮家夫大野一副想靠近卻又不敢去惹自家老婆的模樣,只有松本一個若無其事。自家哥哥們的感情事自己不是不清楚,不要來搞自己就好。他可是全團裡面唯一一個直的。

然後二宮就拉著皺著眉頭的大野和準備走的松本離開了,說是要去喝酒,留下了兩個笨蛋。

「咳,我先走了。」

剛想離開,手袖被拉著,低頭一看,見到低著頭嘟著嘴的相葉,真的是可愛到一個點。櫻井不知道該走還是不走,就這樣靜靜的被相葉拉著。

「我喜歡翔ちゃん噢。」

「嗯?!」

「不要避開我喔,也不要分開,我們還是可以繼續交往下去的,因為我喜歡翔ちゃん。」喜歡你的溫柔,喜歡你對我的好,喜歡你對我的默默付出,喜歡你知道了我喜歡的人卻還是愛著我。相葉雅紀發現自己好喜歡好喜歡櫻井翔。對於櫻井,相葉已有依賴性,放不開了。



二話不說櫻井轉過身把相葉擁入懷。什麼都不用說了,一切盡在不言中。





之前的那句努力去追NINO吧總有一天會被你打動的不知道是在對誰說呢。
現在不是櫻井翔努力去追相葉雅紀終於有一天被他打動了麼?



FIN。

凱醬生日快樂哇❤
謝謝凱醬幫我想標題xDDDD

评论
热度(22)

© 🍀茶麼什為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