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受|潔癖雅攻|頭像by門牙君
……輕微社障。

[SA] What is LOVE 14。

14.

 

掛上電話,櫻井翔不說話,默默把手提電話放回茶幾上。
「怎麼了?」相葉雅紀問。一個電話讓櫻井翔臉色大變,不是好事。
櫻井翔搖搖頭,示意沒事。

然後突然的狠狠吻上相葉雅紀的唇,下|身也加快了速度抽|插。相葉雅紀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殺個措手不及,糯|糯的呻|吟|情|不|自|禁|的從嘴邊漏|出。

櫻井翔覺得自己大意了。
有時候和其他女人上|床,總是會記得做好安|全|措|施。這次喝酒喝得太醉,連自己做了什麼都不知道。
就這樣給別人利用這個原因來捆|住自己。

可是他現在沒辦法不對鈴木丸子肚子裡面的寶寶負責。
那個可是他的親生兒子、或是女兒。

一想到這裡,一股莫名的怒火沒由來地湧了上來。
只能更加賣|力和相葉雅紀結|合。
只能想著自己和相葉雅紀幸幸福福的生活下去。
──可都是妄想。

微微眯起眼睛,相葉雅紀看到櫻井翔皺著眉頭閉著眼睛,於是放|軟|身|體,嘴上淺|淺的回應著櫻井翔的吻,手也從脖子移到他的後背上,輕輕撫|摸著。

他不知道櫻井翔發生什麼事情,可他現在應該做的就是好好安慰對方。



下午匆匆找了相葉雅紀,晚上下班又趕回家。櫻井俊說,要慶祝鈴木丸子為櫻井家懷了個下一代。盡管櫻井翔萬個不願意的找藉口說要工作沒空,還是說不過自己的父親。

回到家又是彩帶又是氣球,櫻井翔無奈著的時候,母親櫻井陽子走了過來,滿臉笑容的跟他說了聲你回來了。坐在客廳中央的鈴木丸子也對櫻井翔微一笑。

櫻井翔只能扯出一個生硬的笑。

吃晚飯的時候櫻井陽子把鈴木丸子推到了櫻井俊平時會坐的位置,父母完全不介意,臉上還是大大的笑容。櫻井翔面無表情,內心很是糾結,旁邊的妹妹關心了一下,櫻井翔說沒事。

「對了,哥。你跟相葉ちゃん怎麼樣啦現在?」櫻井舞小聲問。

「……你不要跟我在這裡提起他。」
已經在控制自己在這一刻不要想起相葉雅紀,可越是叫自己不要想就越會掛念。櫻井舞一提起,就再也控制不到了。

面對著懷著自己孩子的未婚妻,櫻井翔竟然還在想著相葉雅紀。
還在想著對方的身|體。

有點像是在偷|情的感覺。
可好像又不是。

櫻井翔在熱鬧的氣氛下默不作聲的吃飯,顯得有點格格不入。吃完飯,父母和鈴木丸子聊了一會。櫻井翔又聽到父母叫他把鈴木丸子送回家。
因為鈴木丸子的家就在不遠處,所以不需要開車,正好這樣可以讓櫻井翔和鈴木丸子多聊點。

兩人在路上走著,櫻井翔不說話,鈴木丸子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可是那抱著櫻井翔手臂的手,卻由從家門走出來那一刻沒放開過。

「你懷上寶寶多久了?」
鈴木丸子先是一愣,似乎是因為櫻井翔突然開口而被嚇到了。然後馬上換上一副笑臉,「醫生說剛好三個星期。」她從袋子裡面拿出一份報告,遞給櫻井翔。
空著的手,又立刻牽上櫻井翔。

報告上看上去密密麻麻的資料,無一不證明著鈴木丸子真的懷孕了。
櫻井翔只能苦笑一聲。

「好了,到家了。再見。」櫻井翔把鈴木丸子送到公寓外面的花園門口。
「你不上去嗎?」鈴木丸子還有留戀。看到櫻井翔搖搖頭,也只能作罷。

最後還是說了一句。
「翔くん……能不能給我一個Goodbye kiss?」

櫻井翔愣了愣,看到鈴木丸子那楚楚可憐的眼神,偷偷嘆了一口氣,然後歪頭,吻上鈴木丸子……
──的嘴角。

見櫻井翔願意吻她,鈴木丸子很是受寵若驚,走進公寓的腳步也變得輕快。

目送鈴木丸子,櫻井翔轉過身,打算到處走走。
忽然望見對面的小街有人一直看向自己這一邊,櫻井翔回望,想要試圖看看那人是誰。剛在昏暗的街燈下對上眼睛,那人又連忙轉移視線,夾著尾巴逃走。

眯了眯眼睛,櫻井翔覺得那人的身影有點眼熟。

……相葉、雅紀?

to be continued

 

沒有要虐,都是在狗血(

评论(2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