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受|潔癖雅攻|頭像by門牙君
……輕微社障。

[櫻葉] 一人。

*櫻葉.短篇
*可能有些病嬌,還是黑化?反正慎慎慎。
*放假整天在家?無所事事我居然選擇更文_(:з)∠)_





00。
深海。
他感覺到自己正在慢慢沉下去,本能的求生意識卻又令他拼命想要游上去,然而越是掙扎,他沉得越深。周圍一片混沌,深藍色而又看不見底。身體越來越沉重,意識渾渾噩噩的他快要閉上眼,卻在合上眼睛的前一刻看到了無數個熟悉而陌生的面孔在水面上走過。

他們的眼睛都有看到他沉下去,但匆匆一眼,又別過頭,甚至有些人給了他一個冷眼。各種身影來回走過,全部都對他視若無睹。

他呼出了最後一口氣泡。
咕嚕咕嚕。
打算閉上眼,不再緊繃身體,任由自己沉落海底深處。

這時他看到了一個臉孔。
即使波紋浮動,也能清晰看到那讓他迷戀的輪廓。

那人伸出手。
他也伸出手。

下一秒,脖子卻被大力掐住。



「哈、……」
相葉雅紀從床上彈起來,滿頭大汗。

差一點、差一點就要死掉了。





01。
今天的陽光還是那麽燦爛。
相葉雅紀坐在教室靠窗邊最後的位子,那是屬於他的角落,也是唯一一個能讓他感受到溫暖的地方。

椅子上又被黏滿了圖釘,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生輝。
……刺眼。

他把兩三本沒用的課本疊在一起,放到椅子上,再坐下去。
哐啷──。
椅子壞了。

那些笑聲有點煩厭啊。
相葉雅紀只是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用書本頂著椅腳,又重新坐了下去。
無視別人投來怨恨的目光,若無其事的用手托著下巴望向窗外。

他的經驗太多了。
不用打開抽屜,也能猜到裡面又是一隻死黑貓。
心疼的啊。
不是心疼他自己,是心疼那隻無辜的貓。
為什麽要因為自己而平白無故的死去。



「還好嗎?」
是那把好聽的聲音。

「大丈夫。」
他笑笑。

「那就好。」

相葉雅紀看著對方的背影,直到他走到座位坐下來。



02。
他一直都是一個人。
從小到大。

被父母拋棄後明明可以努力生活下去的,現在卻真真正正感受到自己是一個人。



03。
曾經有女同學向他表白。
他總是不知道怎麽拒絕別人。答應了交往的請求,三天後就被甩了。女生說他男朋友當得很好,但是沒有愛。

結果那個女生第二天就死了。
是車禍。

前田麻美。
那是個讓他在那段時間一直做噩夢的名字。
他經常夢見前田麻美被車輪碾過,身體已經血肉模糊,卻還是咧開嘴對他笑,對他說,相葉君,請你和我交往。



大概是這個時候被全班孤立的。
大家都認為他是不祥的代表,即使他曾經露出比太陽還要燦爛的笑容。那件事之後就從來沒人看過相葉雅紀笑,他也不打理自己的儀容,任由劉海越長越長,直至蓋過雙眼。

他開始變得安靜。
班上的人對他也從孤立變成欺凌。

久而久之,甚至連他自己也覺得,自己是不祥的代表。

看,無辜的貓因為他而死。
辛苦做的飯盒又被浪費了。
還有老師因為他被校長訓話。
……諸如似類。

相葉雅紀曾想過退學。

一個叫吉本荒野的老師對他說,反正你回到家也是一個人,為什麽不來學校坐坐,在家無所事事還是回到學校被欺負好?
可笑的是他居然為了不讓自己一個人在家待著而放棄了退學的念頭。

他以為自己習慣了這種寂寞的感覺。
但那些都是他自我安慰的想法。

──內心深處,對這種全世界只有自己是沒人陪伴的感覺感到惶恐不安。

甚至每個晚上做噩夢驚醒,醒來發現自己縮在被子裡抖抖瑟瑟,像是被關在小黑屋裡。



04。
他一直都是一個人。
直到他遇見了櫻井翔。



05。
──你沒事吧?

那彷彿是黑暗中的一縷光,彷彿是他溺水時水上唯一的救生圈,他幾乎是連帶爬的衝那道光跑過去,他緊緊的抓住那救命稻草。
相葉雅紀對櫻井翔產生了極度強烈的依賴感。

他們經常一起在天台吃午飯。
無人知曉。
相葉雅紀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那會對櫻井翔造成困擾,明明可以不再和對方見面,卻無論如何也不想放開這個唯一一個對他好的人。

鬼使神差,有一天櫻井翔主動吻上了他。
嚇得他後腦一下子撞到了墻上。
櫻井翔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後腦勺,笑著說笨蛋,臉上滿是寵溺。

天台成為了他們密會的地方。

甚至有一個晚上,他們偷偷回來學校,明明兩個人都膽小的要死,相葉雅紀還有靈異體質。一個箭步就衝上了天台,頓時就覺得安心。
沒想到在學校的天台上能這麽清楚的看到星星。

他們在天台的角落裡做了些羞羞的事。
接吻,撫(艸)摸,高(艸)潮。
互相撫(艸)慰,卻沒有做到最後一步。

那脣瓣、還有那雙手,在他身上留下的烙印和觸感,每次想起都微微發著熱。



06。
相葉雅紀從來沒有試過戀愛。
他分不清楚依賴和喜歡,卻肯定的把自己對櫻井翔的感情認定做喜歡。



07。
體育器材室。
又是拳打腳踢。
最後一腳踢在了他的頭上,相葉雅紀整個頭撞向裝排球的架子上。

失去意識前的瞬間聽到那些人分外吵耳的聲音。

「他沒事吧……」
「……」
「……沒人管的吧。」
「走吧。」



再次睜開眼,映進眼中的是白皚皚的天花板。
是學校的醫療室。
有那麽一瞬間他以為自己被送到醫院,卻又想,哪有人會這麽好心對他。

頭痛讓他無法坐起身子,他伸出手,在床邊的小桌上摸索。然後輕輕推開手機的翻蓋。
已經是晚上七點了。
相葉雅紀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時候昏過去的,只記得放學後就被車進了體育器材室,那時,大概是四點多。

啊,和翔ちゃん約好一起去圖書館複習的!
不知道自己這麽久沒去,他會不會擔心……。

想見他。
想見他想見他。
什麽頭痛都被拋諸腦後,感覺只要見到櫻井翔就會好起來。

相葉雅紀在通訊錄中找出櫻井翔的名字,按下通話。
「摩西魔──」
回應他的卻只有機械的女聲。

心慌。

突然頭部傳來劇痛,相葉雅紀手一鬆,手機掉在地上。他痛的睜大眼睛,下一秒又緊咬著嘴脣,閉上眼,雙手用力扯著頭髮,似乎要讓更劇烈的痛來緩解頭痛。



08。
椅子被塗上了強力膠,相葉雅紀卻一不留神,把背包扔到椅子上,才發現背包拿不起來了。
他輕歎一口氣,把廢紙鋪上去,再坐下。

放學。他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用稀釋劑把強力膠溶掉時,才想起今天櫻井翔完全沒有正眼看過他,更別說和他說上一句話。
想到這裡又是一下的頭痛,手中的稀釋劑倒在地上,有些濺上他的手背,皮膚被撕裂的火辣辣的痛。
他連忙拿出水瓶,用清水沖洗。

這時櫻井翔匆匆忙忙的跑進來。

「翔ちゃん!──」

櫻井翔對他回以一個微笑。
「我是來拿東西的。」
說話間還有微微的喘氣。
他從抽屜拿出一本書,轉過頭,跟他說。
「相葉同學,我想我們大概還沒有熟到能讓你叫我……翔ちゃん。」

「不,翔ちゃん你別生氣,昨天我──我去體育器材室幫他們收拾東西,晚了放學,對不起,你、你不要生氣──」相葉雅紀跑上前抓住櫻井翔的袖子,也不顧自己一路撞到多少桌子,以及桌椅碰到他的傷口所傳來的疼痛。

櫻井翔身體一僵,相葉雅紀也感受到了,怯怯的放開了他的衣袖。

「不好意思,相葉同學,聽說你昨天撞到了腦袋?」

「我、」

「你還是去看看醫生吧。」

「不是、我沒有……」

他才沒有撞壞腦子。
要是他昨天才撞到,那麽之前的回憶又是什麽。

……不是這樣的。
不是不是。

相葉雅紀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氣,看著櫻井翔消失在門後。

他記起。
自己曾經在天台上撞過一次頭。



09。
相葉雅紀跑出教室,對著櫻井翔的背影大喊。
「櫻井翔!──」

對方停下了腳步,卻沒有轉過身。

「你、願不願意、和我一起死。」

櫻井翔轉過身,一臉驚恐的看著他。

相葉雅紀對著他笑。
笑著笑著留下了眼淚。



10。
真是可悲。
連死,也是一個人。

而櫻井翔,居然只是他的幻想。
對方只是對他說過一次話而已。

……

已經沒有什麽值得留戀。
相葉雅紀從天台上跳了下去。






























11。
櫻井翔幾乎是跌下樓梯的向下跑。
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死?怎麽可能。
但相葉雅紀又笑又哭的表情卻讓他感到害怕。

或者是害怕對方死後回來找自己算賬。
或者是害怕對方死後自己對他所做的事情會被別人全盤供出。
……又或者,他是害怕相葉雅紀死去。



跑出校門的時候,相葉雅紀就這樣從上面跳了下來。

不會的。
不會的。

他顫著身子,膽怯的走上前,卻感覺每一步都走得無比艱難。
他跌跪在地上,抱住相葉雅紀還留有餘溫的身體。

不會的。
相葉雅紀──怎麽可能就這樣死去。

明明還打算玩弄他多幾個月的。
想要看他被欺負的樣子,想讓他只信任自己。
他也沒做得多過分啊……怎麽可能。

懷中的人逐漸消失的溫度卻清楚的告訴他,相葉雅紀死了。



1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身後傳來讓人不寒而慄的笑聲。
「太有趣了!」

櫻井翔轉過頭。
是吉本荒野。

「沒想到你這個高材生居然為了把一個這麽可愛的同學綁在身邊,做了這麽多把戲呀~厲害厲害。」
他摸了摸相葉雅紀的臉,又被櫻井翔打掉手。

「你走開!」

「啊啦啦,怎麽這樣跟老師說話呢。」
吉本荒野看著相葉雅紀歎了一口氣。
「現在,還把人逼死了,他是真真正正的留在了你身邊了啊,再也走不掉了喔。」

「我沒有……我沒有!」

吉本荒野給了他的臉一掌,櫻井翔的臉出現了五個紅紅的手指印。

「你當然沒有,因為你是叫別人去打他的啊。」吉本荒野蹲下來,「嘛雖然我現在這樣說沒什麽根據,因為不是你親手做的嘛,但我,可是親眼目睹了所有喔。」

「不是我……」

吉本荒野再給了他一巴掌。

「殺了前田麻美、傳出相葉雅紀是不祥的代表的流言、看著他飽受欺負之後又去幫助他,你以為這樣就能讓相葉雅紀毫無條件的信任你?別開玩笑了!想要讓他信任拜託你光明正大的接近他,而不是連他被欺負之後你去關心他也要偷偷摸摸!
你居然還騙他說你們不熟?撞壞腦子的是你嗎?!真不是很懂你們這些高材生的思考方式。」
「所以他現在死了你要怎麽辦?啊???」

「……我去死。」
櫻井翔感覺到自己說話時嘴巴都在顫抖。

「不好意思我真的聽不到。」

「我去死!!!」
他幾乎是用盡所有力氣喊了出來。

「傻了嗎你!你去死能解決問題嗎?」

櫻井翔搖搖頭。
「我要去找他……跟他道歉,還有……跟他表白。」



13。
初認識相葉雅紀,那時候才剛開始高中三年級。相葉雅紀的性格讓他在一天之內和班上的所有人都混熟了,包括櫻井翔在內。相比之下,櫻井翔一向沉默寡言的性格只讓他認識了唯一一個與他說話的相葉雅紀。
櫻井翔只好用他一成不變的第一名的成績,來獲得全班同學的崇拜以及信任。

他一直在注意相葉雅紀。
那人總是笑著與班上的人打打鬧鬧。
櫻井翔感覺自己彷彿不是這個班的一份子,只有在功課上遇到困難,才有人主動和他說話。
久而久之對相葉雅紀越來越在意。

偶爾經過學校的後花園,看到有人向相葉雅紀遞情書,他看著自己緊握的拳頭,以及感受到指甲陷入皮肉的痛處,才真確發現自己對相葉雅紀有了不一樣的感情。
那是愛情,也可能是依賴。
他也不知道。

但是他不服。
他想要相葉雅紀也對他有同樣的感情。

聽到相葉雅紀和前田麻美交往的消息,他幾乎是動用了家中所有管家的權利,把班上全部人的把柄都找出來。然後他用前田麻美的把柄,要脅她與相葉雅紀分手。明明兩人已經分開,氣在頭上的他還是派人用車撞死她。

然後他流出傳言,說相葉雅紀是不祥的代表,任何人和他接近都會落得和前田麻美一樣的下場。
一開始是沒有人相信的,但櫻井翔之後做了些手腳。

班上的人開始孤立他,起初相葉雅紀還是毫不在意,櫻井翔暗中往他的抽屜塞死貓,隨後,這些事情就不用他親手做了。他只需要偶爾派人把相葉雅紀拉到沒人的地方打他,這樣就夠了。

真正開始接觸相葉雅紀,是在班上的人開始變本加厲,往相葉雅紀的椅子上放圖釘的時候。櫻井翔看到對方被圖釘扎到屁股卻還是忍痛站起來的樣子,他心痛,這一點是無法否認的。

「你沒事吧?」
這一聲關心,成了相葉雅紀最大的支柱。

別人問起為什麽他要關心相葉雅紀,他笑笑,說只是看他太可憐而已。



14。
他們的關係發展得飛快,只因相葉雅紀完全信任了櫻井翔。
櫻井翔已經達到了目的。

卻還是覺得不夠。

他想要相葉雅紀──這整個人都屬於他。

他們偷偷摸摸的在天台上一起吃飯。
相葉雅紀只在櫻井翔面前毫無顧慮。
櫻井翔看了對方因為自己的便當好吃而露出幸福的臉,他吻了上去。

但是也不夠。

他們甚至在晚上到天台上做些不見得人的事情,明明一開始只是打算來觀星,是櫻井翔的主動。他盯著相葉雅紀的側臉出神,那人的眼睛裡有著天上所有的星星,回過神時,自己已經吻住了相葉雅紀,並把他壓在了身下。
他們什麽都沒有準備,而且櫻井翔什麽都不會做,只好互相撫(艸)慰。

那次的事,反而讓櫻井翔的佔有欲加倍。
他叫人更多的欺負他,自己也更多的幫助他。

卻沒想到相葉雅紀居然被打到昏迷。

他手足無措,看到相葉雅紀被稀釋水濺到手的時候卻還跑進了教室,想要看看他有沒有事。平常靈光的腦袋在那時居然什麽都沒想,編了個謊話讓相葉雅紀以為他們的回憶都是相葉雅紀的一廂情願。

相葉雅紀居然問他願不願意一起死。



15。
現在,他願意。



FIN。

這一篇大概是上個月月末看家族遊戲看到一半的時候就開始寫了,寫了一半又去鹹魚,沒想到今天居然會更。
躺在床上(還是側躺)差不多三個小時來敲字,一起來整個人眼前黑了黑(。
然後就是脖子痛23333333

這篇……無頭無尾之餘,還越寫越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麽。
明明一開始是想寫雅紀被欺負最後發現翔醬的好是自己想象出來的,然後寫著寫著寫到他被親了撞到了後面的墻,於是後面又瞎編了一大堆(。

啊啊,下個星期就測驗了。



「他以為自己習慣了這種寂寞的感覺。
但那些都是他自我安慰的想法。

──內心深處,對這種全世界只有自己是沒人陪伴的感覺感到惶恐不安。」

你們看,這是邊緣人寫出來的東西。

评论(38)
热度(48)

© 🍀茶麼什為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