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受|潔癖雅攻|頭像by門牙君
……輕微社障。

[天然] 夏、相葉和海男。

*天然.短篇。
*攻受無差。
*治愈向⋯⋯吧,如果有被治愈到,那就太好了。


[櫻葉] 春、相葉和我。






整個天空灰蒙蒙的,似是準備迎接一場大雨。這樣的天氣的確不怎麽適合出海,大野智坐在海邊的石頭上釣著魚,雙腿前後晃動著。不能出海,今天也沒魚上釣。他盯著因風起而有些起伏的海面,盯著隨著海水浮動而有些搖擺卻不是因為有魚上釣的魚鉤,撇了撇嘴。

他明明這麽喜歡海,本應是海男,怎麽就和雨男扯上關係了呢。


「おおちゃん,我們又見面啦。」


是那個自來熟的傢伙,相葉雅紀,明明前幾天才認識,卻稱呼比他大上五歲的兄長──即自己──做おおちゃん。於是大野智突然反射弧變短,叫他相葉ちゃん。實際上也只是為自己長得可以的反射弧拿個反駁的藉口。聽說他最近才剛滿十七歲,少年感帶點稚氣,被用ちゃん來稱呼再合適不過。


倒是對方,在自己裝作氣呼呼的問他「為什麽我是叫おおちゃん啊你這個相葉ちゃん我明明比你大」時,得到的回答是「因為おおちゃん看起來好軟好可愛呀,大叔就不可以被稱作ちゃん嗎」這樣讓自己臉紅的直球。


對於自來熟的人,大野智本來就不怎麽喜歡,他本人也不喜歡說話,對自來熟的人更是苦手得很。對著相葉雅紀卻完全討厭不起來。相葉雅紀的確是自來熟,卻沒有想象中那麽愛說話,像是可以讀透別人心思一般,在他想要安靜時不說話,卻也在適當時候偶爾開口。


「おおちゃん今天不把他們放生嗎?」

「今天沒什麽魚啊,而且這些都能吃。」






前天他們一起把釣到的魚放回去,更確實點來說,是中途相葉雅紀突然加入。


他問,為什麽釣上來之後要把牠們放回去呢。

因為釣魚享受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啊。而且把魚放在一個這麽小的桶子裡,他們也不好受,所以要給他們自由呢。

誒──おおちゃん說話像個老頭子一樣。

說話放尊重點啊你!

是是是,但是おおちゃん好溫柔。


大野智有些害羞的咬了咬脣,轉過頭看了看小心翼翼地捧著魚再慢慢放進水中的相葉雅紀。真是的,到底誰比較溫柔啊。






「那──おおちゃん要不要跟我去一個地方?那裡有很多很多魚喔。」






那是相葉雅紀家開的水族館。


剛進去便被海洋包圍。水族館裡幾乎沒開燈,光線來自於頭頂上那海水的波光,偶爾一尾大魚游過,遮住了一大部分的光,但大野智仍然能清楚看見旁邊成群的魚兒。

他不知道原來這個小島上有一個這麽漂亮的地方。


他往裡面走進,那是一個大得讓他以為自己站在海中的水族箱,厚而堅硬的玻璃屏從墻的最高點伸延至地面。大野智站在中間。僅是這個海,足以讓他覺得自己太渺小。他突然有點想哭,明明想要走遍世界各地,卻發現自己還是無能為力。

但這樣也足夠了。

他沒有試過潛水,卻在這裡一嘗置身海洋之中的滋味。


大野智轉過身,發現這個空間裡空無一人。

「相葉ちゃん?」

不見了。

大野智想去找他,卻因不熟悉這裡的環境而不敢到處亂走。


怎麽突然就不見了呢。

他看著在水中自由暢游的魚,以上體育課時的坐姿坐了下來。成群的魚兒在他面前游過,更顯他的孤獨。這些地方本來就太能突顯人類的渺小,只有自己一個的話,真的是太淒涼了。他不禁抱緊了雙腿。


嘭嘭。

少許震動聲讓大野智抬起頭。


那是相葉雅紀,他隔著玻璃屏向自己揮著手。對方只穿了泳衣,戴上不多的潛水裝備,便能與魚兒們一起暢泳。相葉雅紀的身體隨著水的流動而浮動著,他把手掌放在玻璃屏上,大野智學他做出同樣的動作。


即使隔著一層屏障,亦能感受到你的溫度。

大野智笑了起來,但他知道自己的笑是掩飾想流眼淚的情緒,皺著眉頭笑一定很醜吧,他想,但相葉雅紀沒有不見,真是太好了。

對面的相葉雅紀的揚起嘴角,大野智隔著潛水鏡仍然看到他充滿笑意的眼睛。


「啊!後面!」

相葉雅紀聽不到他的話,疑惑地睜大了眼。大野智只好指著他的身後。

那裡有一條鯊魚正向著你游過來,小心啊。

鯊魚游過來的速度極度緩慢,相葉雅紀沒有避開,反而用戴著手套的手碰了碰牠的鼻子,鯊魚扭過身,往另一個方向走了。


相葉雅紀從旁邊的門後走了出來,換上了便衣,白色的T恤和深藍色短褲,加上一對人字拖。頭髮還沒擦乾,脖子上圍上了一條毛巾,任由水珠順著髮尾滴到毛巾上。

這樣的裝束有點像去釣魚的大叔──啊,就是自己。但穿在相葉雅紀身上,卻更顯少年感。


「嚇死我了,你突然就不見了。」

「嘿嘿,想給おおちゃん一個驚喜呀。」

「那條鯊魚也是啊──」

「你這樣就錯了喔。鯊魚這種生物啊,是不會無緣無故對人類做出攻擊的。人類總有著鯊魚就是會攻擊人類,是危險生物的這種印象,但一年裡被因為鯊魚而死亡的人又有多少。更何況我是他最喜愛的飼養員呀,每天把牠餵飽飽,嘿嘿。」

「是、是喔。」

大野智有些不習慣這樣認真的相葉雅紀,然而在他的語氣中,卻能感受到對海洋滿滿的喜愛。

「但おおちゃん去釣魚還是要小心呢。」


說完一溜煙的跑走了。大野智嚷著別跑那麽快啊我跟不上,跟著跑了過去,跑著跑著,到達了有著海豚的地方。


「米奇──」相葉雅紀跑到海豚池前,踢掉鞋子坐在了池邊。被叫做米奇的海豚似是看到了親愛的飼養員,匆匆游過來,在相葉雅紀面前轉了個圈才停下。相葉雅紀摸了摸牠的鼻子,「好乖好乖。」

「おおちゃん!幫我拿一下那邊轉著魚的桶子!」


米奇在大野智面前躍起、在空中轉了個圈,以示感謝。


「相葉ちゃん很喜歡海豚呢。」

「因為很可愛呀──」相葉雅紀伸手摸了摸水,「おおちゃん呢,最喜歡什麽魚?」

「鯛魚!最喜歡了!」

「おおちゃん說起魚的時候總是很興奮呢。」

「因為喜歡啊,就像說到喜歡的人時會很激動。」

「おおちゃん有喜歡的人?」

「沒有。你呢?」

「沒有哇──我喜歡的還是這片海、還有這所水族館。」


相葉雅紀往空中扔了條魚。米奇親了親他,又游到旁邊親了親大野智。


「おおちゃん……」

扭過頭,發現大野智和自己一樣紅了臉。


「嘿嘿。」

大野智也給米奇送了一條魚。


耳邊滿是海豚音,動聽而夢幻。






暖意從相葉雅紀的手心傳到大野智的手中,他緊閉著雙眼,相葉雅紀的指尖落在他的手腕上的觸感都一清二楚。


方才相葉雅紀叫他閉上眼,說要帶他去一個地方。水族館本來就沒太多燈,如果不是水族箱的話,睜開眼也看不到什麽啊,他這麽說著,卻被相葉雅紀嚷著おおちゃん一定要閉上眼睛啦,到時候你可是會嚇一跳的喔。


「請張開眼。」


大野智緩緩睜開眼睛,開頭是模糊的,漸漸的他發現黑暗中有許多不同顏色的光。


「醬醬!」


是水母。


不同形狀的箱裡裝著發出不同顏色的水母,有些閃耀着微弱的淡紅色、藍紫色的光芒,有些帶有幾種顏色的漸變,聚集在一起,便是一個會發光的球體。不時散開,隨著水的流動搖曳,夢幻的色彩充滿整個水族箱。


「水母會發光是因為牠們身體裡有一種蛋白質叫埃奎明,這種蛋白質和──哎呀我忘啦,反正它們混合的時候,水母就會發出光,很漂亮吧。 」

彷彿是因為在這麽夢幻的地方,相葉雅紀說話也放輕了聲音。


很美。大野智的視線隨著某隻水母移動,最後他的視線落到了相葉雅紀的臉上。他發現對方的眼睛裡居然有光,似是水母的光芒映進他的眼睛裡,卻有著閃耀的光點。他的眼睛像是銀河,而裡面的光點就是那些發著光的星星。相葉雅紀的臉變得柔和起來,不再是平常那個毛毛躁躁的孩子。


「綺麗……」

「嗯。」

相葉雅紀看著水母,而大野智看著相葉雅紀。






「我後天就走了。」

「誒──這麽快!去哪裡?」

「不知道。但是想要走遍全世界的海,釣到一些從來不知道名字的魚。現在的目標是全日本!──」

「加油加油!おおちゃん一定可以的!」

「那麽──這幾天,謝謝相葉ちゃん一直陪伴我。」

「不會不會不會!」

「還有謝謝米奇──」

「說什麽呢!」

果不其然看到相葉雅紀紅了耳根。


「期待你再次光臨我們的水族館。搞不好到時候有太多人,我就沒時間來服務你了喔!」

「好啊。」




END?


第一次寫攻受無差u///u雖然自己吃all雅但天然真的是唯一一對我能吃得下A攻的CP【雖然暫時還是清水

總覺得天然很適合夏天和大海。一個海男,一個夏天boy(心)


真的是這一年最後一篇了。

發完這篇之後就要閉關複習了,下年再見(x











幾年後,水族館放了好多個展覽鯛魚的水族箱。


而他和他,則隔著這個水族箱見到對方。

评论(6)
热度(47)

© 🍀茶麼什為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