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受|潔癖雅攻|頭像by門牙君
……輕微社障。

[二相] 奶油和泡芙。

*二相.短篇
*人設:神樂龍平×波多野卓巳
*《DNA白金數據》、《Last Hope》兩部日劇穿越。



話說在前面:
這篇大概是好幾天零碎的片段合起來成為一篇文,所以沒有任何文筆和時間線可言(。





確認情侶關係後的同居生活簡直燦爛得不行。

他們總是不會出現有任何一方在家無所事事等加班的戀人回家的情況。
有時候波多野卓巳回到家時看到神樂龍平坐在床頭上開著電腦查資料,洗過澡後帶著一身五個小時後的手術所帶來的疲憊趴在床上,想翻個身好好睡覺時神樂龍平已壓在他上方。
有時候神樂龍平在家的門口已看到樓上散發著淡淡的橙黃色燈光,回到家時桌上黏著一張寫著「冰箱裡有做好的飯菜,記得要熱了才吃」的便利貼。待他回到睡房時,他的戀人已經抱著被子張著嘴睡熟了。於是他摘下眼鏡,關上燈,爬上床讓自己代替波多野卓巳正抱著的被子。

他們的工作都比較忙,不時日夜顛倒,雖然戀人之間的情事都會遷就著對方明天的工作量來做,但偶爾就是有例外。

神樂龍平把這些稱為生活情趣。





那些放在之前神樂龍平送給他的甜食盒子裡的小紙條,波多野都有好好的收著,有些是便利貼,波多野卓巳把它們貼在書桌靠著的那道墻壁上。

「DNA是假的。」
波多野卓巳先前並不懂這句的意思,回憶一下,神樂龍平曾經跟他說過一句「DNA顯示他們是情侶」,再仔細想想,他的那個總是不把心底裡的那句話直接說出來的戀人,大概是想說喜歡他是真的吧。
在那之後神樂龍平又說了句──其實我們的DNA還是挺相襯的。

「你是泡芙我是奶油。」
多次追問之下,神樂龍平笑著跟波多野卓巳說這個其實是個黃段子。

──你是包住我的奶油的泡芙。





墻上黃黃綠綠的便利貼看得波多野卓巳眼花繚亂,現在的他只想把那些讓他感受到滿滿愛意的文字都撕下來。

最近的神樂龍平不是很尋常,經常晚歸或是整個晚上沒回家,神樂龍平只說是有個比較棘手的案件。波多野卓巳知道這樣的自己看起來就像是盼望丈夫回家的小媳婦,但儘管如此他還是問了相熟的同事,得到的答案卻是最近沒有任何大案件要處理。

醫院裡有位小護士的男朋友每天晚歸,後來被小護士發現對方原來已經出軌了兩個月。
他並不是不想相信自己的戀人,但他就是放不下心來。

再想到最近各種關於自己的資料和追問父親時對方有些不自然的眼神,大陽穴傳來一陣麻痺感,波多野卓巳閉上眼,拇指和食指一起捏了捏鼻樑。

眼睛睜開時再次把那些黃黃綠綠的便利貼都看了一遍,那種苦惱帶些甜蜜的感覺湧上來,有些微妙,波多野卓巳撅了撅嘴,再次埋頭於書桌上的病人資料上。



待發現手機傳來神樂龍平的郵件,已經是凌晨一點半。

──星期天放假,一起回你家和岳父岳母吃個飯。
句號收尾,神樂龍平對他總是沒有什麼詢問的語氣,或許只能說他太霸道。波多野卓巳笑笑,揉了揉眼睛,倒上床便已熟睡。










晚餐時的氣氛異常安靜。

父母不時看了看給波多野卓巳夾菜的神樂龍平,偶爾偷偷瞄了瞄對方。

「說吧,今天為什麼要聚在一起吃飯。」
波多野卓巳放下筷子。
「我也不相信你們認識神樂。」

「啊,其實神樂之前來找過我們,說了你們在一起的事。」

驚訝於母親的話,波多野卓巳挑了挑眉,轉過頭去看神樂龍平。
對方突然對他瞇起眼笑。

「然後……還談了以前的事情。我不知道原來警察原來能查到這麼多的資料。」
父親顯得有點侷促不安,說話停頓了好幾次。

所以神樂龍平最近都在查關於他的事情嗎。
那他絕對把自己的所有事都了解,可能知道的比自己還要多,他可不是一般的警察。

「所以,今天是來說說你腰側的那道傷痕。」

「別──不用說了。」
波多野卓巳低下頭。
「如果要說這件事的話,我大概都知道。」

「但──」
父親看向神樂龍平。

「不說也沒關係,卓巳他不想你說。」

「⋯⋯對不起。」
波多野卓巳看到父親在他面前彎了腰。





他大概都知道──只是不願去面對。
但有些信息一直浮游在他眼前,他無法去忽視,只能不去想。

生為工具──這件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用了多少時間來消化。
回過神時,已經對腰側上的那道傷痕毫不在意。

於是他一直把自己當做是拯救別人的工具。





神樂龍平在發著呆的波多野卓巳身旁坐下。感受到床鋪突然下陷,波多野卓巳回過神。

「什麼比較棘手的案件讓你晚上都不回家?」
波多野卓巳故意不去看他。

神樂龍平拉過他的戀人的手,指甲細細地在對方掌心刮著。
「喔──獨守空房寂寞了?」

「我跟你說認真的。」
他握緊了拳頭,抓住了那隻亂動的手指。

「就是你啊。」
「基本上這些資料最長時間一天內就能查完,但是因為是你,好像什麼都變得困難起來。總是有些資料沒找齊,想自己重組的時候又彷彿沒了思考能力。」
「知道了所有事情之後就來找你的父母,先是要求他們跟你對這件事道歉。最後我發現要說服你的父母讓我們在一起才是最困難的。」
「所以──的確比較棘手。」
神樂龍平往波多野卓巳手中塞了一張小紙條,像是有些害羞似的別過頭,說話的聲音小了起來。
「我知道你心塞,因為沒我在你寂寞。」

看了看那張小紙條,波多野卓巳突然低下頭來笑了笑,抬起頭時眼裡濕潤濕潤的。他拉過神樂龍平的手,側過頭,嘴脣碰上嘴脣的前一刻,波多野卓巳停了下來,「和戀人親吻的時候脫下眼鏡是常識吧。」
感受到波多野卓巳說話時噴在他的臉上的氣息,神樂龍平瞇了瞇眼,「好啊。」他說,然後拉下眼鏡。

吻上,壓倒。

燈被關上的前一秒,波多野卓巳聽到神樂龍平在他耳邊說了句,「卓巳的家人還在樓下,所以要小聲一點喔。」

房間完全黑暗,便是鋪天蓋地下來的吻。

包著很多很多奶油的泡芙(。











「以後,為我而活。」



FIN。

其實我就是想寫寫那句接吻時脫下眼鏡是常識吧和為我而活,還有希望能找回逝去的手感君,畢竟與世隔絕了一兩個星期(。

_(:з)∠)_

评论(26)
热度(122)

© 🍀茶麼什為看 | Powered by LOFTER